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ceo访谈 > 文章

对话区块链巨头Circle CEO Jeremy Allaire

作者:创业邦

来源:搜狐

发表时间:2018-03-24

新闻图片

国际数字资产支付和交易平台Circle的CEO Jeremy Allaire来访中国。他认为,采用数字货币技术可以创造出一种新的开放的价值交换网络,我们的愿景和使命是创造一家全球完全基于数字货币、数字资产和区块链技术的消费金融公司。

2018年3月中旬,国际数字资产支付和交易平台Circle的CEO Jeremy Allaire低调来访中国。对于大部分中国人Circle还是个很陌生的名字,但是对于币圈和链圈的人,这家公司却大名鼎鼎,尤其是它在今年2月刚刚宣布收购了著名的数字货币和资产交易平台Poloniex (人称P网)。

Circle 也拿到了全球最多的区块链牌照:美国49个州的支付牌照,英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颁发的首张电子货币发行牌照,比利时、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16个国家用户都能接入Circle,美元、英镑、欧元都能兑换……

最受人瞩目的是,Circle投资人中包括Facebook的早期投资人Jim Breyer的Breyer Capital、Accel Partners以及高盛,同时Circle也是目前拥有最多中国或专注中国的投资者的海外头部区块链公司,为首的IDG资本专注中国多年,作为董事会成员在资金上坚定支持了Circle对P网的收购。此外Circle还获得了百度、中金甲子、光大控股、宜信等中国投资人的支持。

未来,“我们要建立真正全球化的支付网络。因此,我们对标的并非某一家公司,而是如何对现有金融体系中那些价值亿万的消费金融产品和服务进行再造,如何将消费者转移到新的平台上。”

与许多连续创业者一样,Jeremy Allaire也是多次创业,曾经两次带领企业上市,同时又在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 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做过约一年的入驻企业家(EIR)。Circle是Jeremy Allaire创立的第三家公司。

1990年,他进入玛卡莱斯特学院(MacalesterCollege)就读,一位室友为宿舍建立了 高速互联网连接,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于互联网的剧烈冲击。那么,要如何通过互联网应用,改变现有的通信和媒体系统?

此后大学期间,一直沉迷于这项新技术,对互联网及其在现有传媒体系改造中的应用,进行了一系列实践。

1992年, JeremyAllaire提议建立一个全国性的信息网络(比中国被国际上正式承认为有Internet的国家还要早一年)。此后,和大学朋友一起,他们开发出一个名为“World News Report” (世界新闻报道)的应用程序。1993年,在大学期间,Jeremy Allaire基于早期分布式通信协议UUCP,创建了去中心化通信协作平台NativeNet。

毕业一年后,他与兄弟共同创办Allaire集团公司,开发了网络发展工具ColdFusion。四年后,Allaire集团成功IPO,在2001年被Macromedia公司收购。收购后,Jeremy Allaire任Macromedia的 CTO,主导了Flash的开发。Macromedia在2005年被Adobe收购,Flash成了Adobe的旗舰产品。

如今Circle的Co-Founder,Jeremy Allaire再次创业的合伙人Sean Neville正是当年Adobe的Chief Scientist。而Jeremy Allaire在2003年加入的风险投资公司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也成为了Circle A轮到D轮的投资方。

2004年,JeremyAllaire创立 Brightcove,一家在线视频平台公司,主要是向视频内容生产商或者节目制造商提供视频,及其他数字媒体的发行和发布平台(也成为云视频)。

包括华纳音乐、华尔街日报在线、道琼斯旗下的新闻网站MarketWatch,以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通过Brightcove来发布视频信息。2012年,Brightcove挂牌上市,他出任董事会主席。一年后,Circle成立。

从互联网、移动互联到区块链,他一直在和新技术应用赛跑。只是这一次,真正如Jeremy Allaire自己所说,他通过Circle,将金融世界与媒体世界联系在一起。“依我之见,金钱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内容,最初我就是从这个角度看待区块链的。”

那么,Circle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它又如何征服全球范围的顶级投资和政府机构?

在Jeremy Allaire访华期间,创业邦在北京与他进行了独家对话。

对话实录及主要观点如下:

1、我们的愿景和使命是创造一家全球完全基于数字货币、数字资产和区块链技术的消费金融公司。

2、而对于选择Circle的中国投资者来说,他们可能已意识到需要投资一些有望通过技术创新来改变全球市场的企业。

3、我认为,政府也乐于看到这项技术能带来的好处的。人们看得到互联网和软件技术为社会带来的如此多的积极变化,我认为人们会直觉地相信它们也将给金融体系带来真正的积极变化,那么,对于那些正为此而努力的公司,那些致力于以适当的方式实现风险控制的公司,人们也会愿意给予支持或者愿意为之工作。

4、区块链领域未来将会诞生许多非凡的公司,就像今天的谷歌、亚马逊、阿里巴巴、腾讯、Facebook一样,会有许多非常有价值的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出现。

5、通过发行通证筹集资金,为该技术的应用建立激励机制,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具有创新性的行为。但是,和很多新事物一样,它也可能被滥用。

 

关于Circle的产品和战略

创业邦:Circle2013年成立,当时主要的方向是比特币,2016年已经成为了全美重要的比特币交易所,但却突然取消了比特币交易业务,今年Circle又宣布收购了一家比特币交易所Poloniex。这其中是怎样的逻辑?

Jeremy Allaire五年前,我们创办了Circle, 我们的愿景和使命是创造一家全球完全基于数字货币、数字资产和区块链技术的消费金融公司。

我们提供三类产品:对于个人用户我们提供基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全球即使支付工具Circle Pay,让人们可以免费在任何地方进行支付,不管在同一货币或者不同货币之间进行支付。对于机构客户我们提供Circle Trade,它是目前数字资产全球最大的OTC(柜台交易)的平台。

我们最近收购了数字货币和资产交易平台Poloniex。Poloniex成立于2014年,它是一个加密货币和各种通证(Token)和数字资产的交易所,也是最早可以支持以太坊交易的平台。Poloniex将与Circle Trade、Circle Pay等服务对接,也会兼容美金、欧元、英镑等货币,并最终成为基于区块链进行多种资产和服务交易的开放多边市场。

早期我们确实支持比特币,但是如果消费者并不想用比特币,想使用美元、欧元或英镑怎么办?

我们的本意是将比特币作为支付场景的后台技术,实现资产价值的数字化快速转移,而不是把它当作主要货币。后来许多人都把CirclePay看作是投资平台,用它来投资比特币,但这并不是Circle存在的目的,所以我们就把它删除了。而目前,其实说我们只是将这部分功能抽离出来,另出了一款独立的投资应用,这就是刚推出的Circle Invest,帮助人们做数字资产投资, Circle Pay则还是独立App。

创业邦:说到支付功能,Circle好像与微信支付、支付宝有很多不同?

Jeremy Allaire移动支付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普遍的体验,但对于欧美地区的人来说还是个新事物。我们希望最终能将所有这些支付产品连接在一起,打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让交易可以在任意用户之间、任意数字钱包之间顺利流通,而区块链可以帮我们达到这个目的。

与微信支付、支付宝不同,Circle应用开放、开源的区块链技术,通过Circle的App,用户无需手续费,可以以发送消息的形式发起即时转账、收付款,并且在比特币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这一行为可以跨越国界体系,实现全球范围更便捷、安全的货币流转。

创业邦:Circle正在致力于建立新的全球支付网络,是这样吗?

Jeremy Allaire我们一直认为,采用数字货币技术可以创造出一种新的开放的价值交换网络,无论是消费支付还是其他形式的价值交换都可以顺利进行的网络。这种网络有其存在意义,但不一定要由某个公司做成。这个网络是向全世界开放的,所以我们所做的实际上只是帮助创建一个新的开放协议,创建一个允许任何人使用的新的开源软件项目。

我们将Circle掌握的一些专利技术开源发布出来,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些技术,从而形成去中心化的消费者支付系统。这些支付系统,仍然需要与现有的政府控制的货币体系互通,但它们的成本会低于Visa等等。

创业邦: Circle收购了Poloniex,完成收购后,是不是意味着Poloniex将借助Circle的BitLicense成为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

Jeremy Allaire为了确保旗下数字货币支付业务、投资业务以及交易的顺利开展,多年来Circle一直坚持于与监管机构积极合作。就本次收购而言,我们当然也希望借助我们此前在全美境内获得的所有许可证——包括纽约的BitLicense——营造出一个规范的经营环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已经将加密货币交易纳入了监管范围,我们会积极配合他们的工作。

创业邦:未来的战略定位又是怎样?

Jeremy Allaire : 在未来,我希望Circle一是成为提供基本的交易平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市场之一。二是能为世界各地用户提供范围广泛的消费金融产品。比如利用数字资产和区块链技术,为消费者建立新型个人账户以取代传统银行账户;提供一种开放的全球通用的支出账户;或者基于加密基础设施,对传统零售银行的储蓄产品、投资产品和信贷产品进行重新设计。

创业邦:在未来五年内,谁会成为Circle的竞争对手?

Jeremy Allaire全球消费金融及其生态系统的年营收达数万亿美元,甚至更多,利润空间很大。我认为值得重视的并非某一家公司,而是如何对现有金融体系中那些价值亿万的产品和服务进行再造,如何将消费者转移到新平台上。

这个领域未来将会诞生许多非凡的公司,就像今天的谷歌、亚马逊、阿里巴巴、腾讯、Facebook一样,会有许多非常有价值的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出现。我们希望Circle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所以,Circle的竞争对手,一定程度上来说,将是所有将参与到新技术改造的企业、机构。

创业邦:两次创业,并带领公司上市,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以前的经验对您创立Circle有哪些影响和帮助?

Jeremy Allaire过往的两次创业经验直接影响着我对Circle的发展规划。我可以不必为运营、上市而必须关注“短期收益”。要知道,当你是一家上市公司时,你要有不同于一般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投资人每三个月过问一下你的经营情况,但如果你只盯着这三个月,势必做不成一家伟大的企业——你该关注的是未来五年。

在成立Circle的过程中,我要面对审计人员、政府官员、银行合作伙伴,申请各国牌照,各方面都非常严格,比申请上市还要难。这让我不至于过于短视,否则无法做出正确的长期投资和战略决策。我们希望专注于未来二十年的建设,而不是仅仅三个月。

 

关于Circle与中国

创业邦:一家来自美国的公司能拥有这么多中国或专注中国的投资人(IDG资本、百度、中金甲子、光大控股、万向集团和宜信等),这种情况很少见,Circle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Jeremy Allaire一个原因,很能跟我们的愿景有关——利用区块链技术将世界连接在一起,将中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连接起来。

我们相信区块链技术将成为连接中国和全球经济的重要桥梁,而这个观点引发了我们的主要投资者的共鸣,并且极大的市场利益和区块链技术的颠覆性也勾起了他们的热情。而对于选择Circle的伙伴来说,可能已意识到需要投资一些有望通过技术创新来改变全球市场的企业。

创业邦:作为重要领投者,IDG资本为收购Poloniex提供了很多帮助,是这样吗?

Jeremy Allaire早在大约十多年前(2007年),我就和时任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的熊晓鸽在Jim Breyer的介绍下认识,当时我还在上一家数字媒体公司工作。我那时就觉得他是最有远见的人之一,他让我对中国市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显然人们都特别喜欢和他交流。

目前周全先生也在我们的董事会上,他是一个看问题非常深刻而具有战略眼光的人、喜欢深思熟虑,也给了我们很多很专业的意见,对创业者来说他是非常好的朋友。他总是支持创业者,我总觉得他一个非常棒的伙伴,我们一起创建公司和和让公司实现指数级增长!

所以,IDG资本团队给我们的帮助非常大,富于战略意义,这不光体现在某些具体建议上,还包括他们的人脉等等。得益于他们的介绍,我们成功地与中国的一些大公司进行了多次对话,例如中金甲子、百度、宜信、光大控股、万向集团等等,他们也成为了我们的投资人。

创业邦:Circle是全球牌照最齐全的区块链公司,能分享下秘籍吗?来到中国之后,公司在牌照方面会有哪些作为?

Jeremy Allaire我们能拿到这些牌照重要的是,我们很早就坚持同各国政府积极交流,我们期待和政府一道合作。对中国也一样。

我们一直认为,中国在全球传统经济乃至新时代全球数字经济中都会发挥巨大的作用,也一直认为数字货币技术可能是将中国消费者同全球经济市场联系起来的重要媒介。为此,近些年来我们在中国花了很多时间去寻找产品机会,以开放的心态积极地与中国政府进行沟通。

这个市场吸引了大量中国投资者的关注,我们的重要投资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和战略投资两个方面的都有。这正好印证了我们的观点:未来,中国将在这一生态系统和技术的发展应用中发挥重要作用。

总的来说,我认为,政府也乐于看到这项技术能带来的好处。人们看得到互联网和软件技术为社会带来的如此多的积极变化,我认为人们会直觉地相信它们也将给金融体系带来真正的积极变化,那么,对于那些正为此而努力的公司,那些致力于以适当的方式实现风险控制的公司,人们也会愿意给予支持或者愿意为之工作。

创业邦:Circle在欧洲和亚洲分别设立了办事处,在中国也成立独立公司?

Jeremy Allaire是的,Circle的定位是全球性公司,在爱尔兰都柏林创立了这家公司,在美国波士顿、英国伦敦设立了办公点,中国境内则有北京和香港两处。

关于区块链和ICO

创业邦:目前区块链在中国几乎已成为一件全民关注的热点事件。“区块链将如互联网一样改变未来”,您怎么看这一观点?

Jeremy Allaire区块链这项技术对世界的影响要远远大于互联网,社会改变的步伐可能会迈得更快。商业互联网初期能联网的人寥寥无几,网络连接速度很慢,也没有很好的软件,但现在这些都不再是问题。一家刚刚成立一两年的公司就能做出拥有十亿用户的产品,技术被采用的生命周期比之前要短得多。

几年之后,这个领域就会出现我们现在难以想象的进步——也可能现在就有人预见到了那一幕,并会在短时间内将之化为现实。

创业邦:您对ICO有什么看法?很多公司排队ICO,但是他们似乎只有白皮书,并没有实质性的项目和动作。

Jeremy Allaire通过发行通证筹集资金,为该技术的应用建立激励机制,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具有创新性的行为。但是,和很多新事物一样,它也可能被滥用。这必然需要政府监管机构的干预。因此,我们必须制定一些规则以免人们受到欺骗。事实上目前在美国等地已经出台了一些行业规范。

不过我认为,此前这些只是对区块链的基本应用,让我感兴趣的是企业用通证取代股份的做法,以及他们在公司管理中体现出的创新性,员工激励机制的实际操作、财务管理方式等等。这些都可以通过通证和智能合约来重新组织,为新型公司采用新型管理模式提供了可能。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公司治理方式。

创业邦:在中国有大量创业者涌入区块链/比特币行业,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您对这些创业者有什么建议吗?您认为什么样的创业者能在竞争中占据最大优势?

Jeremy Allaire尽管区块链在多年前就已出现,但目前它还处于初早阶段。很多人喜欢把它与早期的商业互联网进行比较。在1996年、1997年前后,万维网等网络体系的技术标准刚刚成型,相关业务即将开展但尚未大规模落地,这与区块链行业目前的情况非常相似,所以创业者的机会非常大,现在入局还不算太晚。

在我看来,现在要做的,是利用区块链技术创建一些核心基础设施,然后以此为基础,做出能够触达每一个行业的应用,尤其是金融、保险、会计、运营管理等方面。目前能达到这个水平的应用非常少,这是我看到的机会。

这个行业未来会出现大量好的创意和基础技术创新,但现在还为时尚早,创业者们更多应该专注于尝试用更好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才是一个创业者应该做的。

Circle融资信息:

2013年A轮融资来自Facebook早期投资人Jim Breyer的Breyer Capital、Accel Partners、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

2014年3月B轮融资,除了上述三家老股东继续投资之外,还引入了Oak InvestmentPartners;

2015年4月C轮5000万美元,IDG资本以及高盛领投,Breyer Capital、Accel Partners、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 继续跟投;

2016年6月D轮6000万美元,IDG资本领投,Breyer Capital、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 、百度、中金甲子、光大控股、万向、宜信,SilverLake联合创始人Glenn Hutchins、前 IBM 董事长兼 CEO Sam Palmisano参投。

 

文章原标题:

区块链巨头Circle CEO Jeremy Allaire低调访华: 征服全球顶级投资机构和政府的秘籍